慈利县琵琶村书记私自出租集体资源,强占集体利益

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网络让言论插上了翅膀,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既可以帮助人,也会伤害人。因此,对于不确定的网络信息,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尽己所能,保持
摘要

在“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网络让言论插上了翅膀,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既可以帮助人,也会伤害人。因此,对于不确定的网络信息,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尽己所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理性认知,努力做一个“智者”。如“程咬金打不死”公开发布的言论,就散布着大量主观猜测、未经证实的信息,如果不加辨识,网民朋友,特别是与此事相关的村民,极易被其夸张、宣泄的情绪所鼓动、感染,并有可能成为一个谣言传播者。就“程咬金打不死”所谓“举报”的目的等等,已有网民做了评论,不再赘述,就有关几个关键事实,与众网友、村民朋友辨析如下:

一、关于霸占集体土地100亩
1、自1983年落实农村土地责任制后,琵琶村的土地已全部分配到各农户,村集体根本就没有集体土地。
2、举报所说的“集体土地”是1991年东门电站扩建时疏通河道返填起来的一座岩洲,根据当时有关补偿协议,电力公司已经给村组予以补偿,因此该河洲在性质上属于国有荒洲,并不是琵琶村的集体土地。随后,县人民政府、电力公司在该河洲投资了300余万元修建冶炼厂,但因手续未办齐等原因,弃用了18年之久。1999年,经反复调查,并依照法律法规,村委会在本村返乡村民的申请下,经多次代表大会决定,将其中约30余亩岩洲以4000元/年的租价,承包给返乡青年村民搞开发;当年7月,电力公司、爱依斯电站下发停工通知书,并提出要起诉村委会主张权利;与此同时,琵琶村也有村民主张该河洲属于他们所有,并连续上访9年之余。

综上,琵琶村并无集体土地可供个人“霸占”;无论举报人所言的土地是否属于集体土地性质,因其权利存在争议,也不可能被个人”霸占“。

二、关于修建村部及“村部上不沾天下不沾地“
2021年,琵琶村委争取到县委组织部关于村部建设的项目。根据当时相关规定,该建设项目经国土部门批复并下发了准修证。因琵琶村资金特别紧张,琵琶村委为此组织召开多次专题会议(有参会人员的签字记录为证)后决定,村部建设项目借助原电力公司计划建厂的基脚、地脚梁和钢筋构造柱,与村民承包方合作修建村部。村部建设项目实际投资为58万元(含三通),修建过程中,没砍村里一颗树,没用村里一担沙,没卖村里一块砖,全靠村委会和各方筹钱修建。同时,考虑到琵琶村是水淹区,为防止村公共财产受到损失,村委办公室、档案室、广播室等(共608平方)设在了第二层。

综上,修建村部的手续合法合规,其筹资方式(包括合作建设)等是村委在召开多次专题会议之后的集体决策,决策程序合法合规;村委设在二层,是出于保护集体财产、因地制宜的选择。

三、关于与黑社会勾结
近几年来,琵琶村有个别误入迷途,曾经接受过劳教、劳改的年青人返乡。琵琶村委,是全体琵琶人的村委,无论他过去是否犯过过错,只要是琵琶村的人,只要他愿意接受帮助、改正错误、重新开始,琵琶村委、琵琶村人都应该接纳他们、帮助他们;同时,县司法部门也指示村委要帮教他们热爱劳动、成家立业。

综上,村委干部对以上返乡青年的帮教,既是职责所在,也是落实县相关上级职能部门的工作指示。
同时,提醒“程咬金打不死”,要留有口德,在未查明事实的情况下,请不要轻易用“黑社会”对他人进行定性,更不要通过网络这种公开形式发布对曾经犯过错误的人进行人格上和精神上歧视的言论。一个人是不是“黑社会”,应该由法院进行判定。

四、关于村部财务混乱
自2006年起,全国统一政策实行村账镇管,即钱归镇财政所管,账归镇经管站管,村委会只有报账员。并且,村级财务情况每个季度公示1次,每年总结大会报账1次,并经村监督委员会审核签字后方可公布。

综上,琵琶村委并不负责琵琶村的财务,琵琶村实际发生的财务收支账目主要通过镇一级的专业人员进行处理,并且要经村监督委员会审核,因此,“村部财务混乱”一说,纯属缺乏常识的臆断。

五、关于截留群众粮食直补资金
国家粮食直补是鼓励农民的种粮积极性。按照政策规定,村不漏组,组不漏户,组长上门,群众自报种粮面积,组长造册登记后报村会计汇总1份,统一上交财政所进入电脑系统,发放资金全国实行一卡通,粮食直补资金是直接打到各粮户的卡上。

综上,粮食直补款项并不经过村委会,更不由村委干部经手。在前述严密的监督机制下,村委干部无法截留群众粮食直补款。

北京怀柔地方互联网门户。怀柔新闻网拥有在网民中具有高度影响力和号召力的门户论坛。网站下设怀柔新闻,怀柔房产,怀柔美食,怀柔旅游,怀柔企业等栏目,是北京怀柔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的媒体平台。
Copyright © 2002-2021 怀柔新闻网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